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重生逆袭文
    完成度上了95之后,一个点都没有往上面蹦过。

     苏晴半点不着急,甚至连询问系统为什么会这样的意思都没有,倒是系统有点撑不住了。

     系统:“你真的不想知道为什么?”

     苏晴:“我问了你就会告诉我?”

     系统:“……”当然不会。

     “既然这样干嘛还要问你。”苏晴叹了口气,“一想到下个世界还要碰见埃利亚这么糟心的家伙我就心塞,还不如在这个世界多待几天。”

     系统:“任务不成你就没办法回家了,你真的不想回家?还有三个世界,你就能回去了。”

     苏晴十指交叉的撑着下巴想了一会,她懒洋洋地撩起了眼皮。

     “还回去干嘛啊……我现在都不记得那边的人长什么样了,万一回去了,恐怕也会被抓起来切片吧?就算你好心把我的身体素质恢复到一开始那样……我也不是原来的我了。”

     系统难得有点茫然:“你一开始不是很想回去嘛。”

     “对啊,我那时候挺想回去的。”苏晴笑眯眯地说道,“在这里多危险啊,万一下个世界我就挂了怎么办?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嘛,死也死过这么多回了,其实在哪里都一样。”

     系统:“……”

     平板的机械音这么叙述道:“虽然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但是听见你这么说还是决定以后对你好一点吧,毕竟。”它迟疑了一下,“你都这么可怜了。”

     苏晴:“……呵呵。”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郝倩这两天要过生日了,郝云舅舅头疼的地方就在这里、

     小女孩一个劲的要闹着和同学去ktv过生日。

     照理来说郝云舅舅肯定是不会让,但是他对着女儿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特别的心软,禁不住郝倩三番两次的哭闹,最后还是派了一溜保镖跟着小姐一块出门。

     郝倩从小就习惯了出门一批人跟着,就算是知道保镖都是她爸的眼线也觉得没怎样,相反的,她还会特意的停下来,向一排小伙伴炫耀自己出门还有跟班——像是这种家庭里养出来的小孩,郝倩真的算是特别乖的那种了。

     不过郝云舅舅的心软也有个底限——他禁止了苏晴跟着一块去。

     “你还小呢。”郝云一本正经的说道。

     苏晴:“……”

     郝倩在旁边笑得前仰后翻,抓着的萌兔抱枕都掉到沙发底下了。小女孩当当当的踏着马丁靴子跑过来,头发绑在脑后成了高马尾,神气活现的炫耀,“子清姐,我要出去一趟。”

     苏晴:“……”

     苏晴表示并不想和你说话,并且向你丢了一只会放电的皮卡丘。

     第二天。

     “我觉得这两天这具身体越来越差劲了,系统,这又出了什么问题吗?”

     苏晴看着镜子里愈发苍白的女性,一脸平淡的将盥洗台里的血迹冲掉,然后再仔仔细细的用毛巾将唇角擦拭干净,她平淡的说道。

     “心脏病的死法也不是这种啊,又不是林妹妹,三天两头吐血算是怎么回事?”

     她脊背停的很直,肩膀撑成一条直线,马尾又梳的很高,眉目虽然是穆子清那种柔婉的清丽,但却怎么看怎么冷冽,如果忽略了苍白的脸色的话,无论是谁都觉得这女孩真是有气势,一般人不太敢凑近。

     ——这也是郝倩一见面就喜欢她的原因。

     不过虽然看着有气势,但实际上她真的非常的削瘦,所谓的凛冽几乎都是气场撑起来的,与她同吃同住的郝倩不止一次的提过‘子清姐应该多吃饭,抱起来都硌得慌’。

     这样的一具身体,缺乏持久力和爆发力,连苏晴一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系统搞的鬼,吐血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就连苏晴自己都觉得,要不是还有那么一口气吊着,她早就踏进棺材里了。

     “这是正常的现象,等到宿主完成度满了之后,穆子清的身体会恢复正常。”系统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在这个世界待太久了,出现一点排斥是应该的。”

     苏晴皱了皱眉头,她不太喜欢系统这样和她解释。

     因为会很容易让她觉得这其实不是个游戏,而真的是个平行世界。

     但是现在……就算是平行世界也没有关系了。

     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做错的事情、不该做的事情也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挽回——如果她真的有罪的话,那么她也就直接正大光明的承认了。

     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没有什么好耻辱的。

     难道她还会为了自己做过的事情要死要活吗?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是不是代表可能在我完成度还没满,就直接被踢到下一个世界?”苏晴皱起了眉头,在之前的几个世界都没有这样的设定,也让她感到了些微的紧迫,“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的任务就失败了吧?”

     系统:“照理来说是这样,但是你之前的速度一直很快……”

     所以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过世界的排斥。

     “这设定在每个世界的时间流速都显示的不一样?所以我在第一次遇见埃利亚的那个世界里待了这么久都没事。”苏晴说道,“但是这一回……流速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系统:“这也是我感到诧异的地方,任务世界不会这么容易就对你产生排斥的。”

     ——毕竟它是为了你而诞生的。

     “……”苏晴问道:“又和埃利亚那个神经病有关?”

     系统:“……我哪里知道。”它觉得神经病用来形容苏晴也是很形象的。

     “我就知道当初坑了他一把不是什么好事……”

     苏晴觉得这个神经病简直记仇极了,居然身为npc还能跨越几个世界来找她,就是为了这么点小事,“虽然最后是我故意死亡退出了任务世界,但是享受了一把最后boss大招的可是他,也不知道幕后黑手怎么折腾他的,记恨了我这么久。”

     系统:“……”

     它觉得还是不要提醒苏晴,埃利亚根本就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来找她的。

     苏晴盯着镜子里面年轻女性的眸子看了一会,终于承认了这双眼睛其实和她一点都不像——但是像极了一开始的自己。

     那个时候的自己,肯定是会选择和埃利亚一直玩到死的吧?

     但现在,她真没这么多时间了。

     ##

     最后还是陪着郝倩去了ktv过生日。

     郝倩将套着马丁靴的小腿架上桌子,睨了眼恭恭敬敬的经理,豪气极了的一拍桌子,“把你们这最漂亮的小妞都叫上来!”

     经理:“……”他们这哪有这种服务啊。

     苏晴不忍直视地扭过了头,“我说你……以后真别说我认识你,这又不是来夜总会,还带叫小姐的。还有把你腿放下来,你爸不在你就翻天了啊。”

     郝倩嘟嘟囔囔地抱怨,一下规矩的坐了起来,“我这不是开心嘛……子清姐最过分,出来玩还要管着我,简直和我爸一模一样。”

     “……我又不是你爸,也没这么多闲工夫。”苏晴哭笑不得,“你是不是忘了这几位保镖小哥会一五一十把发生了什么都报告回去。”

     郝倩:“……”

     早就习惯了,都把保镖当成背景了,导致她真的忘了这茬_(:3ゝ∠)_

     过了会,郝倩的小伙伴们基本都到齐了。这帮少爷小姐不像郝倩,身后也没跟着保镖,看样子家里做的事情比郝云舅舅要清白很多,这个时候看见郝倩随身携带的背景墙,一个个的过来嘲笑起萝莉这么大还离不开保镖。

     郝倩气呼呼地把一排保镖轰出了房间。

     苏晴估测了一下,点了点头,示意带头的保镖领着一排人都出去等着小姐。

     然而……苏晴发觉沉迷上了星座的系统说这两天她有点倒霉的事情,看样子居然真的灵验了。

     天知道郝倩是怎么在她眼皮底下走丢的!

     这么大个人了,就在她上去点歌的时候,无缘无故人间蒸发了!

     苏晴简直开始怀疑是不是系统在搞鬼了:“这什么情况,你别告诉我我连这么大个活人都看不住,我还没有虚弱到这种程度!”

     系统:“……”剧、剧情需要嘛qaq。

     苏晴脸色倏忽就沉了下来,站了起来,房间里一帮少爷小姐的眼光都转过来了,苏晴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你们慢慢玩,我有事情出去一趟。”

     苏晴脸色极其难看的关上门,看着守在门口的保镖,“你们看见小姐了吗?”

     保镖小哥一脸茫然:“这里一直没人出来啊。”

     “窗户呢?ktv的窗户下面你们派人守着了吗?”苏晴皱了皱眉头,冷笑道,“房间就这么点大,小姐还能无缘无故失踪了?!”

     保镖听见了之后脸都白了,要是让郝云知道他的宝贝女儿不见了,估计这里所有人都别想逃。

     郝云在家人面前的确是脾气好,但是……

     他要是真的脾气好,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混到这个地步。

     “我联系了他们,这边就没有人。知道小姐过生日,一整层楼都被老板包下来了,不可能会有闲杂人等混进来。”保镖小哥,“我已经派人去查监控了,穆小姐刚刚有没有看见小姐出来?”

     “不废话吗你!”苏晴开始冷笑,“你们十几个大活人守在门口都没看见倩倩?这里就这么点大,倩倩还能人间蒸发了?!”

     苏晴冷笑起来的时候,柔婉的眉眼霎时间带上了些货真价实的杀气,模样几乎和郝云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单单看着,就让在场的几个保镖冷汗直流,感觉脊背一寒。

     原本他们可能还会下意识地觉得这位柔弱的小姐就算是发起火来也不会怎样,但现在谁都不会意外,穆子清敢当众拔/枪,一人一颗子弹崩了他们。

     “还不快去查!还愣在这里,指望倩倩自己回来?!养你们还有什么用?!”

     苏晴这时几乎要被系统这一出给气炸了,她真没想到这破系统还在她眼皮底下耍花招。

     系统:“……qaq这真的是剧情需要。”

     “需要你二大爷!”

     苏晴难得爆了句粗口,在场的保镖还以为是在吼他们,当即就都战战兢兢的缩了起来。

     苏晴:“把地址报给我,系统,我警告你,我不能让郝倩出事。”

     系统:“……不,不带你这么欺负系统的qaq。”

     虽然这么说,但系统还是乖乖的交出了地图,望着离这里差不多都有半个市距离的红点,苏晴差点想一板砖砸死系统,谁见过两分钟跑这么远的!

     现在就只能希望,如果是为了求财而绑架的话,他们尽量不要伤害到郝倩。

     苏晴通知人去和郝云舅舅报告,自己则是直接驾着车前往了那处每部小说中出现频率都相当高的郊区的那处厂房,一路上连闯了好几个红灯。

     她不太擅长使用交通工具没错,但是在系统的加持下一切皆有可能。

     系统颤巍巍的表示:“亲,你现在的身体可没办法让你能够潇洒的全身而退啊,万一你把自己赔上去怎么办。”

     苏晴:“宝宝,这不是还有你陪我嘛。”

     系统懵逼了半天,“等等,你要是在这个世界挂了我可没办法复活你再让你重来啊。”

     “得了吧。”苏晴无视红灯加速冲了过去,“我估计那剩下的5个完成点就在这件事情上,完成度一满,你管我怎么死。”

     系统:“……”它还是更喜欢一开始那个宿主_(:3ゝ∠)_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的面粉味,苏晴皱了皱眉,她已经能望见不远处的那座仓库了。

     将车处理好之后,苏晴小心的往仓库方面移动,然而这时候她身上并没有配/枪,郝云舅舅给过她一把防身,但是苏晴当时根本就用不到这东西,丢在家里就从来没拿起来过。

     现在到了这个时候,回去拿就显得有些不现实了——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拿了,那个时候她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也是个问题。

     要是在之前,对付这么几个人苏晴自认为自己还没什么问题,把郝倩救出来之后,最起码不会赔上自己,但是现在的身体素质却不容许她这么做……

     苏晴的眉心死死的拧在了一块,第一次对这具虚弱多病的身体感到如此的厌恶。

     “撕拉”一声响动。

     苏晴眼神一凝,看向了即将被吊起来的郝倩,女孩的手腕上和脚腕上都有淤青红肿,原本白皙娇嫩的肌肤现在看着颇有些惨不忍睹,她死死的抿住唇,狠狠的瞪着自己身前的人。

     想来郝倩自己也是知道对方既然让她看见了脸,就不可能会放过她。

     她的脸色苍白的,唇瓣上也没什么血色,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的小女孩从指尖到肩膀都在不住的颤抖着,但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也不肯求饶。

     站在她面前的女人手一抬,就想招呼旁边的几个人将女孩吊起来。

     “等等——”

     那女人瞳孔一缩,转了过来,半响之后,冷笑了起来,“真是来得巧,本来还想发几张这丫头的照片让你乖乖过来,没想到你还挺自觉地。”

     苏晴叹了口气,她主动的站了出来,“先把郝倩放下来吧,她爸爸你还得罪不起,就算你无所谓了,沐垣可承担不起郝云的怒火。”

     女人慢慢的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显得有些憔悴的面孔——这是季媛。

     几天不见,感觉她就像是盛放的花朵渐渐开始枯萎了一样,若不是还有眼里那强烈的恨意和不甘支撑着,苏晴差一点都没有认出她来。

     闻言,季媛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她像是被戳中了什么痛脚一样,狠狠的瞪着苏晴:“你很得意吧?穆子清,你很得意吧?!你将沐垣哄的团团转,他为了你,居然想甩了我!!我喜欢他那么多年,一直不计回报的跟在他身边——就因为你——就因为你这个贱/人,他要和我分手!”

     苏晴笑了笑:“那也是我和你的事情,把郝倩扯进来,未免太过分了。”

     “呵,我知道你们都心疼这丫头。谁不知道郝云将他的女儿看得比眼珠子还重要,我想,我要是拿着这张王牌——”季媛怨毒的看着她,“你觉得是你比较重要还是郝倩比较重要?”

     “随你便。”

     苏晴眼都不眨一下,她甚至笑了起来,镇定自如的说道,“我知道你手里有家伙,要不然这样,我人就在这里,你想怎么处置都行,这就不管郝倩什么事吧。”

     季媛冷笑道:“我才不会这么便宜了你!我也要让你尝试一下被最亲的人背叛是什么滋味!”

     苏晴:“……”

     嫉妒起来的人啊,果然都是不讲道理的。

     苏晴感慨了一声,感觉埃利亚真的是不怎么靠谱,到了这个时候还整出来这些乌龙。

     郝倩看见苏晴那一刻就想出声,可惜被一手刀打晕了,沉沉的晕了过去。

     “行啊,都可以。”

     苏晴笑了笑,“郝云来这里差不多还有半小时,你大可以等着,看郝云怎么选择的。”

     季媛讨厌极了苏晴这幅若无其事的样子,她一挥手,招呼身边的几个人撇下郝倩,走过去先将苏晴给捆了,至今为止她还记得苏晴当初三两下制服自己的样子,是以自己不远不近的看着,就怕自己一时不查翻船。

     苏晴做出了一副任由处置的样子,乖顺的简直吓人。

     领头的人害怕苏晴有什么花招,直拿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她的头颅,逼迫她束手就擒。

     苏晴:“系统,把马赛克给我开开来,最近查的严,我也怕给锁了。”

     系统:“……你就不能好好玩个游戏吗?!”

     苏晴:“你的意思是你让我好好玩过游戏咯?”

     系统:“……”

     我的锅还不行嘛_(:3ゝ∠)_

     一阵不可描述的某某后,季媛懵逼的看着苏晴若无其事的将手指在衣服上蹭了蹭,直起了身。

     她手忙脚乱的拿起手里的枪来,直对着苏晴,苏晴好像毫不在乎似的,继续一步一步不急不慢的走进,季媛的手在不停地颤抖着,险些将家伙掉到地上。

     她眼里写满了一种无言的恐惧。

     然后,季媛像是完全放弃了一样,她嘴唇颤抖着,将枪口对向了倒在地上的郝倩,“我警告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

     苏晴:“今天就要领便当了,想想还有点舍不得。”

     系统:“就算没她,你也还是要领便当。”

     苏晴:“我知道,你就不能闭嘴,让我好好想个帅气的死法……”

     系统:“就算这样,在他们眼里,‘穆子清’也照样还是活得好好的,你为什么总要纠结退场的问题?”

     苏晴:“你就当我习惯了不行啊。”

     ##

     郝倩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身上粘腻的要命,她是被人背着的,背着的背没什么肉,全是硬邦邦的骨头,硌得很疼,但是意外的很稳。

     郝倩顿了好一会,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她紧紧的抱住了身下人的脖颈,哭着说道:“姐,我怕……我错了。”

     过了很久,穆子清才回答她,她的声音在夜风里扯远,乍一听还有些失真。

     “……知道错了就好了。”

     “姐……我们这是要去哪?”

     郝倩抽了抽鼻子,“我之前看见你来了,爸爸也来了是不是?他把我们都救出来了吧?”

     穆子清含糊的应了她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郝倩突然有点后怕,她感觉手心里滑腻腻的,像蛇一样,很是恶心,估计是当时蹭上去的污垢。

     “姐……你怎么来的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们要好久好久才会来救我…………我真的特别怕…………就怕见不到你们了……”

     郝倩到底是年纪小,被今天这件事情这么一惊吓,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力精力,再加上这时候又有可以依靠的亲人在身边,感到很安心,没两句睡意就袭来了。

     穆子清又是沉默了很久。

     她轻轻地唔了一声,难得温柔的对郝倩说:“睡吧,等你醒了,我们就回家了。”

     “姐……我特别想你……”

     “……嗯,我也很想你……真、真的……”

     “姐,我好担心我要是那时候就死了怎么办……我还没活够,我有好多好多地方都想去……”

     “……”

     “姐,我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我爸,我要是出事了,他肯定难过……”

     “……”

     “姐,你怎么不说话了。”

     一阵轻微的晃动之后,穆子清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说话了,我们快到家了,睡吧。”

     不只是错觉还是怎样,郝倩总感觉她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味道。

     她深深的抱紧了穆子清,将大半张脸都埋进穆子清温热的颈窝里去,对方的身上有一种很特别,让人感觉到很安心的气息,让她特别喜欢。

     在这股气息的包围之中,没一会,郝倩就沉沉的陷入了黑甜乡中。

     ——微暗的夜色下,一条蜿蜒的血迹在荒地里无声的蔓延了开来。

     等郝倩醒来的时候,面对的,却是医院苍白的天花板了。

     郝云看上去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难得显出了疲态,一言不发的坐在郝倩病床前,郝倩总感觉他眼眶似乎有点红。

     郝倩下意识地就想嘲笑郝云,但是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她无视酸疼的身体,猛地坐了起来,焦急地问道,“爸,我姐呢?我怎么没看到她,她没事吧?”

     “倩倩……囡囡她……”郝云声音有些哽咽:“我对不起我姐,她就这么一个孩子……”

     郝倩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她花费了好长时间才勉强辨别出来郝云的意思,脸色瞬间就惨白了起来,死死的抓住床沿,才不至于倒了下去。

     “我不信,我不信!”郝倩从床上跳下来,拖鞋都不穿,赤着脚就要往外冲,郝云及时的揽住了她,女孩死命的挣扎起来,纤长的手脚上伤痕还未愈。

     “放开!放开!”眼泪终于撑不住从她眼眶里滑落,郝倩觉得自己的心脏一片撕裂的疼痛。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

     电光火石之间,她猛地想起来——当时一直弥漫在身边的那股古怪的气息,其实就是血腥味!

     郝倩的脸色更加惨白。

     “那个孩子……当我们看见她的时候,她正浑身是血的背着你走过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拼命的用眼神和手势告诉我要快点送你去医院……”郝云眼也红了起来,“当时谁都没想会有这件事情……那孩子一直在隐瞒我们她的病情,那天终于没瞒住……”

     郝云:“那孩子这么告诉我……她很快乐,让我们……让我们不用为她难过……”

     ——“别说话了,我们快到家了,睡吧。”

     耳边依稀还响起来穆子清温柔的话语,郝倩死死地捂住嘴,从喉咙里传来几声破碎的哭腔。

     郝倩抬起头,直直的望着天花板

     ——她……宁可……死在那里的是自己……宁可穆子清不要来救她。

     也不要……弄成现在这种结局……

     “我真是对不起那孩子,希望今天这场手术不会给她留下后遗症。”郝云突然说道,“这么年轻的女孩子,要是留下点什么后遗症,我一定崩了主治医师。”

     郝倩:“……”

     郝倩:“……”

     郝倩:“……”

     等等皮卡丘你怎么又在这里丢雷,快滚回来!

     “爸……我姐她……她没死啊!”郝倩睁大了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郝云。

     郝云皱起眉头来,敲了她一下,“怎么说话的呢,你姐救了你,你还巴望着她死?真没良心的小混蛋,白养你了。”

     郝倩:“……都是你的错!老爸,你害我那么难过!”

     小孩磨着牙,一口狠狠的咬住了郝云的手腕,含含糊糊的说:“你下一次要说话说清楚!”

     郝云觉得手腕都要被她咬断了,就算是亲闺女也不能这么个玩法,当即拍开她的脑袋,义正言辞地瞪了她一眼,“是你自己不听清,谁让你乱误会。”

     郝倩抽了抽鼻子,终于没忍住,委屈的大哭了出来。

     “你们……我下一次……你们……简直简直……”

     郝倩气得眼泪都下来了,“我下一次再也不要过什么生日了!”

     “谁说的?”

     闻声,郝倩一脸不可思议的抬起了头,看向了门口。

     穆子清正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袖口卷了两句,露出白皙匀秩的手腕和修长的指骨来。她正倚在门上,面色苍白,但面上挂着的笑意却依旧柔和,漆黑的眸子笑吟吟的看着郝倩。

     “下一次过生日的时候,可记着了,不要再说我不陪你过了啊。”

     郝倩:“……”

     她唇角一塌,眼泪又夺眶而出,在穆子清“欸欸怎么说一句你还哭上了”的声音中,扑上去一把抱住了穆子清的腰。

     穆子清察觉到渐渐晕开的湿润,先是一怔,旋即笑了起来。

     “这么大的人了,还粘人啊。”

     郝倩:“……对不起……对不起……”

     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的说道,“没关系了,都过去了。”

     “未来的一切——都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