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异梦和美少女
    ————————————

     那是不知名海域的小岛,几朵黑惨惨的乌云挂在天空,紫色的雷龙在云间盘旋。

     “轰!”一道水缸粗细的闪电自天空劈下,刹那间照亮了天地,将一颗20米高的巨树拦腰截断。

     “追他!他已经受伤了!”

     “杀掉这个犯人,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深夜,茂密的丛林里出现几十个人组成的小队。

     钻石人,火焰男,操控水龙的女人,全身闪着金属光芒的巨人,还有神话传说中的黑翅独角恶魔。

     这只是追杀小队的一部分。

     在他们前方千米处,一男一女互相依偎着靠在一颗5米粗的大树下,女的衣衫褴褛,男的却身着银色的法师袍,身体上满是血迹。

     “可能,没法把你带出去了。”

     男人淡淡的开口,仰头目视天空,身边的环绕着的巴掌大小的火焰精灵忽闪忽灭,一旁的女人也早已哭成泪人。

     “能和你一起死,我已经无憾。”女人回应。

     “哈哈。”不知道是多么庞大的勇气,让一个几乎濒死的男人在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不能飞行还是太勉强了啊,炎,你说是不是。”男子看向环绕着自己的火焰精灵,伸出右手。

     “主人......呜呜呜。”火焰精灵发出女孩子的哭声,她停到男子的手上。

     哪怕是用净世之光,男子身上的伤势也无法缓解了。

     他伤得太重了,恶魔的诅咒,女巫的毒液,还有焚骨火与重水在体内交锋造成的筋脉破损,此时还可以支撑着男子意识的,无非是一个诺言罢了。

     他从不轻易许诺,而一旦许诺就是永远。

     他答应了一旁的女人要罩着她,那么除非死亡,没有人可以让他违背誓言。

     甚至于哪怕是死亡,只要地狱里存在一丝希望,他也会从刀山火海里爬起,爬到女人的面前,实现自己的诺言。

     “他们越来越近了。”

     男子突然开口。

     他得站起来。

     “你别动了!呜呜呜,别动了。”女人忽然开口,泪水夹杂着雨水从脸上流下。

     她突然好恨,好狠自己无法觉醒,无法帮助到眼前的男人。

     “哈哈,没事的,没事的。”

     男子却制止女人想要把他摁下的动作。

     “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不会放弃你的。”

     一秒,两秒.....

     每一次想要起身的动作,男人背后的伤口就要裂开一分。

     破损法师袍的背后,骨骼已经清晰可见。

     那是多么恐怖的伤口!

     一道70cm长的口子从肩胛骨蔓延,直到尾椎的部位才停止!

     白色的骨头和焦黑的血肉,在净世之光的修复下居然没有一丝好转的痕迹。

     “不要了,炎,治不好的。”男子淡淡开口。

     火焰精灵却完全没有停止无用之功的表示,它不停的燃烧生命,只为了能够使主人的生命更久一些,更久一些。

     为什么只给主人五天的时间啊!

     如果多给主人五天的时间熟悉自己的能力,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人可以让他落得如此地步!

     “够了!!!”男子爆发。

     火焰精灵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孩,连身上的火光都猛地一灭。

     “留点力气吧,我们还要迎战。”

     男子突然心软了,他的面色变得温柔。

     “屿环星杖,具现。”

     一颗颗七色光点在他右手出现。

     “叮!”

     男子的右手突然向前一握,紧紧抓住了凭空出现的魔法权杖。

     蓝色的杖身,上面有几颗闪闪发光的移动星辰点缀,权杖的上部是三条张牙舞爪的金龙,他们张开大口,把一颗巨大的金色水晶石死死的镶嵌进中间部位。

     “我要杀敌!”男子突然大喝道。

     “轰!”一道雷光闪过,刹那间照亮他眉目间的狂放英姿!

     “炎。”男子的声音一顿,好像是因为拉扯到了伤处,他吸了一口冷气。

     “随我杀敌!”

     原本小巧玲珑的火焰精灵突然变大。

     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这火焰精灵居然变成了一条浑身火焰的麒麟!

     ——————————————————————

     华国首都,天都市

     辰海小区内

     “啊!!!”

     一声惊恐的叫喊,响彻了半栋住宅区。

     “丫大晚上的还要不要人睡觉啊!!!”

     “你家丫睡觉不关窗户啊!下次再不用隔音窗信不信我把你丫家门卸了!!!”

     两个邻居隔着窗户对发出尖叫的地方大喊。

     “抱歉!抱歉!”

     隔着几十米远,就连抱歉也得大声地说。

     “真没素质!”

     几个邻居关上了门,却不曾想自己普通音量的暗骂却被刘桦听了个一清二楚。

     “............”

     刘桦垂头丧气的关上了窗户。

     他记得自己明明是关过才睡觉的。

     自从那个异梦开始出现在刘桦的记忆里之后,他的生活就一直被稀奇古怪的事情充斥着。

     比如早上起来突然发现自己冰箱里刚置被好的东西都被吃掉了,比如回家之后发现再三检查已关闭的空调居然开着,比如床上经常出现不知名的粉色绒毛。

     “唉。”哪里还有心思睡觉,在大床上坐了几分钟,刘桦走到窗户前的书台位子上。

     全玻璃制的书台,几个造价高昂的3D感官投影仪,还有一台几乎可以和外星人飞船操控主台的科技感相媲美的电脑。

     “啪嗒。”

     五点的夜里,一道白光突然点亮,和周围的一片黑暗现成强烈的比对。

     “2080年8月1日,第.......”

     刘桦想了想。

     “3640篇日记。”

     十年前就开始写日记了,如今20岁的刘桦保存了无数或无聊或深刻的记忆。

     “明天就是《天启》公测的日子了,我很期待。虽然价格很贵,499999,可是对我来说,物超所值吧。”

     “除了赛车,这是我唯一可以放松自己的方式了。”

     刘桦本不想写异梦的,可是想了想,他还是动起手。

     “今天又做那个梦了,已经一个月过去,每天的星期四,关于那个银袍男人的记忆都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从因为不知名原因和“女朋友”入狱,到被行刑时觉醒那个劳什子元素具象化能力和预知能力,再到一个人逃生然后去救“女朋友”,再到今天的被追杀。”

     “就这样吧。”

     刘桦突然停下来笔。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事后想起关于异梦的内容,他的心里都会出现一种无比悲伤,无比孤独的感觉。

     就好像一个人走在漆黑无比的混沌之中,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任何回应。

     就好像......就好像........

     “迷失。”

     刘桦悲伤地说道,关上灯,躺倒了床上。

     “《天启》啊,神经链接的游戏,别让我失望吧。”

     躺在3x3米的大床上,刘桦终于闭上了眼。

     可剑眉紧紧地聚在一起。

     良久。

     “咔哒——”

     内部的门锁突然诡异的自己扭转了一周。

     “嘎吱。”

     然后门被推开。

     “呼——”一个小巧的萝莉迈着轻轻的步伐,走到刘桦的身前。

     “还真难催眠,这一个月施了那么多的秘法才让他的潜在意识变得容易接受我。”

     吴芸对自己的催眠技术越来越不满意了。

     只有对刘桦,这个大脑无时不刻不再升级和重新认知自己的怪人,百试不爽的催眠才会失灵。

     她赤着脚丫,下半身只穿了一条内裤,明明只是一个十六岁不到的小女孩,一举一动散发出来的诱惑力却十足。

     “吱呀——”吴荟从床脚的被子里钻进去,平坦的被子里突然匍匐起一个人形。

     她慢慢地爬到刘桦的身前。

     “呼呼——”吴荟大口吸着氧气,露出一张脸。

     她穿的是刘桦的宽大睡衣,在和被子摩擦下已经被拉得露出来香肩。

     里面什么都没有。

     什么吊带,什么肚兜,吴荟的里面是真空。

     三千青丝直直的垂下以掩盖住胸口处的乍泄春光。

     “我好想你。”

     吴荟温柔地开口,声音弱弱如柔和的初恋,圣洁的仙子,口吐幽莲。

     忧思佳人舞翩翩,口吐幽莲似兰仙。

     香气入鼻,刘桦的眉毛突然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