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女皇之殇(二)
    魔法塔的顶部已经被轰出一个几十米大小的巨大缺口,蓝色的魔法塔屏障闪烁着虚弱的光芒,时亮时暗,显得破碎不全。

     塔外的守卫已经飞了上来,他避开狱龙炎所过之处被焚烧成黑色的一块椭圆长型空间,扇动四翼,缓缓爬上塔内,黑色的羽毛从翅膀上飘落,在空中飞舞,身上穿着黑色的金属铠甲,那上面魔法印记环绕,看来是昂贵的炼金装备,脸部被面具遮挡,只露出长发和头上的两根倒刺般的巨角。

     这模样和狱魔极为相似,就是深渊魔族无疑。

     这魔族人飞到缺口的边缘就停下,心有余悸的看了看旁边被腐蚀的魔法水晶和建筑残渣,小炮着往卡尔克斯的方向走来。

     “教皇。”

     魔族单膝跪地,低下头颅以示尊敬,他供起的双手轻微颤抖,不知是因为害怕触了这恐怖教皇的眉头还是仍念念不忘之前看到的灭世狱龙炎。

     卡尔克斯好像没有看到守卫一般,只是闭上眼沟通周围的元素。

     他的意识沉入元素海洋,那里一片黑色,轮回,死亡,黑暗,毁灭,全是黑暗系的元素,居然找不到半点类似火焰和水的光明元素!

     刚才是谁?

     我们也不知道......

     不知道?.......

     袭击您的人应该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的......

     死亡空间?

     不是......是完全的另一个空间.....

     意识是用可以突破空间的神器攻击我?

     “神器的所有者吗.........可如果是神器,呵呵,这也太弱了些。”

     卡尔克斯从和元素的沟通之中脱离出来,睁开眼,冷冷一笑,像是不屑,像是轻视,但是他手中的狱龙权杖却发出刺眼的红芒,透露出主人现在的磅礴战意。

     “修筑,彻查,滚吧。”

     卡尔克斯终于看向一直跪在自己身前的侍卫长,淡淡开口,下了逐客令。

     跪在地上的魔族还是不敢抬头,他就这样低着头慢慢站起,保持着弯曲膝盖和拱手的卑微姿势慢慢往后退去。

     “狱魔遵旨。”

     说完这最后四个字,他头也不回地从缺口飞下魔法塔。

     —————————————————

     狱魔自缺口飞下,翅膀在空中扇起阵阵黑风,他降落在魔法塔的底门前,看了一眼被活体封印在门口上盘旋着的神龙,握紧了双拳。

     “队长.....”

     他身后走来几位同为恶魔族的鸟人,三男两女,其中最为高大的那个人开口道。

     “没事,去做事吧。”

     狱魔松开了自己握紧的双拳,最后看了一眼卡尔克斯的方向,他的眼仿佛透过层层阻碍,直落在黑暗教皇的身后。

     “滚。”

     一道怒喝从魔法塔的顶端响起,带着万钧雷霆之力炸响在狱魔的耳边。

     “!”狱魔不敢在看,带着侍卫们头也不回的飞走。

     —————————————————

     魔法塔顶空间。

     卡尔克斯没有心情再想着和舒雅之间的事,刺客没有抓到,他心不安。

     “拿着神器的刺客怎么会.....”

     卡尔克斯坐在床边,权杖立起杵在砖瓦之上,眉头紧锁。

     怎么会这么弱....

     刚才的偷袭就好像一个小孩用木棍捅了自己一下,虽然自己反应比较大,但是受到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是神器虚影呢.....”

     卡尔克斯眉头紧锁。

     “那就说的通了,只是...能构建出神器虚影的法师不过两掌之数,哪怕这些家伙天资绝世,又怎么敢和我作对。”

     不管怎么说,能构建出神器虚影的存在都是妖精级别。

     暂且不管这个偷袭者是之前隐世的角色或者新晋的顶尖杀手,保护工作还是要做的。

     远古大陆上什么保护魔法最为强大,毋庸置疑,是灵魂魔法屏障。

     卡尔克斯,就好巧不巧的是灵魂魔法系的一位圣域法师。

     他闭上眼开始冥想,精神沟通周围的魔法元素构建出一个九层的灵魂元素屏障。

     九彩九色,每种颜色屏障相距半米,层层叠叠,光芒交辉相应,每层都有抗衡9级技能的防御力。

     可以抵挡数百次巨龙自爆源能的强大魔法屏障,卡尔克斯的成名技之一——玖灵罩

     —————————————————

     “真猥琐,虚死了”刘桦就看着卡尔克斯一点点建起魔法屏障,翻了个大白眼。

     手中的屿环神剑虚影已经化为紫,银,黑,红四色的火花消散,刘桦转过头来,走向困住舒雅的水晶箱。

     一步,两步,他离舒雅的距离越来越近.....

     ————————————

     地底世界二层

     远古时代

     黑暗教廷魔法堡垒

     “我会带你出去的,相信我。”

     银袍法师攥紧了身后女人的左手,目光坚定地对她说道。

     他身处圣地的中心喷泉广场,四面都是十字军和魔族的侍卫,八个数百人的方队守住他的所有出口。

     从空中俯瞰,他和身后护着的女人就好像被近万的狮子大军围住的两条困龙。

     “你还只是三阶法师,不可能带着我出去,你走吧...亲爱的。”

     身后的女人看着银袍法师,眼中闪烁着泪光,里面泛起的阵阵波澜配上水晶般璀璨动人的面庞。

     银袍男人却对着女人粲然一笑:“凡事不要这么快下结论嘛。”他偏过头去,左手每根手指上都出现一个直径两厘米左右的平面魔法刻印。

     沟通世界的规则,凝聚元素在施法处刻画法印,引法结印——三阶法师的标志。

     男人五指张开撑起做爪状,五个刻印在空气里发出轻微的噼里啪啦声响。

     火花在法印周围飞舞,各色各异。

     围着他们的侍卫不是傻子,他们早已看出端倪。

     站在八面方阵最前方的八个护卫长和其他人匆忙对视几眼便达成共识。

     不管是谁抓到这个大逆不道的法师去升职领赏,首先得保证他不会逃走。

     “他要凝聚源器,不能让他成功!”

     其中一位象人族的护卫长一声长啸,他的象鼻在空气里划出一道由小型爆裂音爆云组成的链条。

     纵身一跃在空中化为十米之高的象形,他踩着出现在脚下的血色刻印踏空向银袍男人逼来。

     血脉返祖,力彻虚空,踏空奔袭,三阶接近圆满的存在。

     还有另外七位护卫长也毫不落后,他们或化为恶魔,或化为翼龙,或化为巨猿,无一不是冲这中心处的银袍男人而来。

     八面八方受困,八兽八魔奔袭,看着这在自己眼里被无限拉长的一幕,银袍男人忽得握紧了左手。

     “我不过三阶一级的法师.......我不过....”

     他所处的方寸空间,时间流速好像和八位护卫长所处的地方不同,好像与所有除他之外空间的都不同。

     银袍男人抬起头,左手随后举过头顶。

     “疵——————疵帕!”

     五个刻印围成一个五边的三维物体,实体的雷光在刻印的中心闪烁。

     “紫——屿环杖。”

     一根完全由密集雷电铸成的法杖树立在他的掌心。

     法杖之上,是九条咆哮着目视苍穹的雷龙头颅!

     “轰!”

     银袍所处的空间和外界的空间突然时间接轨!

     九道雷元素冲击波,道道比之前都要强上三分!

     八位返祖了的护卫长,倒退回去的速度一个比一个快!他们狠狠地砸在身后的方阵之中!巨大的身躯和惯性直接将垫在身下的几十人碾压成肉泥!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三阶一级法师,一个照面就秒杀八位小圆满三阶护卫长!

     “我不过....拿走了原就属于我的创世神器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