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林涛(一)
    女孩是谁,刘桦无从得知,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迈不过去心里的这一步........

     那有八成,心境崩塌之后连回到游戏里对抗末日之王的胆量都没有了。

     刘桦突然想起异梦里的那个银袍男人。

     遍体鳞伤,身后恐怖的伤痕露出白骨,但是脸上那眼神坚定无比,带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绝对意志!

     再看看自己,已经迷失过一次,难道找到目标之后还要站在原地踟蹰不前?

     应该吗?

     “不应该!”刘桦在心里大声地告诉自己答案。

     不管是谁,我想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

     绑匪也好,怪物也罢,都是我塑造坚定信念,找回记忆的绊脚石!

     身上的禁锢越来越弱,也不知道是因为意志再次得到磨砺,还是因为吴芸眼里表露出来的期待之色越来越多。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犹其未悔。

     刘桦突兀地站起身来,像一把出鞘的绝世宝剑。

     “喂,小瘪三,你不认识她就不要烦人家姑娘。”

     刘桦微微抬高头,推开挡着自己的一个黑西装保镖,走到女人的身前。

     吴荟眼里的期待之色越来越浓了。

     “去闯吧,不管有多少背后的痛苦,由我来承受。”

     右手的葱葱玉指上燃烧着火焰,吴芸笑着,看到刘桦的心境越来越臻于坚定,她的目光也柔和起来。

     “该清理这些杂碎了。”

     吴芸把目光转向这些看不见自己的绑匪同伙,闪烁着冷芒。

     ————————————————

     “你哪里冒出来的!”

     “老大”孟惊虎吓了一大跳。

     他准备对目标动手之前一再观察,更是多次检验那个桌子上的客人到底是不是真的牛排一吃完就走了。

     “呵呵,你猜?”

     刘桦将女孩护到身后,慢慢后退。

     孟惊虎却没有管正在做小动作的刘桦,而是不停的寻找之前坐在刘桦对面的女人。

     从第一眼看到那个女人开始,孟惊虎就好像看到了死神一般,他有个特殊的能力,可以看到人的煞气,煞气越多的人身边围绕的黑雾就越浓,而那个恐怖的女人.......

     身边的黑雾几乎浓得快要液化!

     孟惊虎就是靠这一项特殊的能力才能在天都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终于当上了老大,可他的惜命程度更甚以往。

     没有看到那个恐怖的女人,孟惊虎放下心来。

     “这是我的家室,不用你管。”

     孟惊虎摆摆手,示意让自己的小弟把刘桦干掉。

     呵呵,要开始了吗。刘桦攥紧拳头,骨骼发出“咯咯”的声响。

     面对危机,他的大脑开始快速运转。

     “如果这个右边离我最近的人先上,那么我可以先断他的手臂,然后挟持起来当做肉盾,趁乱........”

     “卡——锵!”刘桦想象中自己等会要挟持的男人把枪举起上膛的声音。

     卧槽!这剧本不对啊喂!

     丫的你不是应该先和我肉搏然后被我劫持,然后我趁乱控制你们老大,最后才想起来拔枪瞄准我吗!!!

     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把人放下。”

     举枪男子淡淡开口,此情此景,好像他才是那个正义的伙伴。

     太阳的!我好方!

     刘桦皱起眉头,转过头用右手止住了女孩不停后退的步伐。

     “砰!”

     ——————————————————

     天都市

     郊外

     距卡图餐厅2000米处。

     一辆冒着浓烟的黑色悍马停靠在马路中间,四个门板报废般的断裂插进内部,车顶已经凹陷了一大块,清晰的看到两个巨大的脚印深深印入其中。

     车的内部不停释放着火花,油管破裂正往下滴着石油。

     这辆车快要爆炸了。

     驾驶座上却趴着一位男子。

     他名为林涛,是林灿灿的哥哥,昨天他越好和妹妹一起在卡图餐厅吃饭,可现在......

     一道黑影自天边下降,以千钧之力“轰”的一声降落在悍马的面前,巨大的力道让水泥地面都塌陷进去两个坑。

     这人形怪物亮黑色的三根长爪死死的抓进地面,身上的血色甲层像盘踞在世界健美冠军身上的肌肉一样蔓延在表面,身后忽然张开三对巨大的翅膀,几片羽毛飘落,却像浓硫酸一般腐蚀了地面。

     “吼....吼后,咳咳。”

     “人形”的喉咙发出一声低吼,从凶兽的音调变为人类的音调。

     “好久不见。”

     他好似突然找回了熟悉的感觉,裂开嘴,同样盘踞着血色甲层的嘴巴张开,露出一排锋利的獠牙。

     “我的副队长————钢铁巨人。”

     悍马内的男子听到这个声音,抵在方向盘上的手指抽了抽,不再伪装。

     “呵呵,最好不见。”

     林涛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男性天使般的面孔。

     俊美和英气同时在这一张脸上出现,对面的恶魔撇撇嘴,笑容更胜。

     “狱魔,你该知道我已经退出组织了。”

     林涛淡淡开口,语调中带着疏远。

     “我当然知道了,不然一个焚魂咒你就会乖乖的滚到我的面前,哪里需要我亲自来找你。”

     “有事吗,没事就滚。”

     “有啊。”林涛口中的狱魔舔舔自己的獠牙,一举一动里都藏着嗜血的欲望。

     林涛的嘴皮子狠狠地抽了抽。

     时隔两年还是这么变态。

     “请你杀一个人。”

     狱魔开口。

     “只是人?”

     林涛不相信狱魔会犯用词上的错误,他再次询问。

     如果狱魔所说没有错误,那以狱魔的能耐,想杀一个人难道还要那么困难吗?

     “现在只是人,再不杀就不一定了。”

     狱魔的眼睛变成血色,那里面蕴藏的恐怖让林涛避开了他的目光。

     “谁,在哪里。”

     听到想要的回答,狱魔开心地抓了抓手掌,甲层相触,释放出一道道火星。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只需要知道在哪里和谁。”

     “不过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不知道在哪里,倒是知道是谁。”

     “谁?”林涛打断道,他已经有些不耐烦。

     “2078年7月27号,银袍。”

     “!”林涛的瞳孔瞬间凝固,整个身躯开始止不住地颤抖。

     那个银袍男人!

     那个垂死的时候还能用魔法一点点轰碎自己炼金盔甲的怪物!

     “他不是死了吗!!”

     林涛大喊,想起两年前那个晚上,与自己精神连为一体的炼金盔甲一点点化为飞灰消失的样子,他几乎要停止呼吸。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一个个太阳般耀眼的火球轰击着自己的灵魂,哪怕他哭着求饶也丝毫没有作用。

     “谁知道呢.......教皇和天启签了个什么协议,然后把他记忆抹除扔回现实世界里去了。”

     “靠!他们难道不知道一个人只要曾经觉醒过能力就有可能再次觉醒吗!”

     谈到这个敏感的话题,林涛和狱魔都好像站在同一阵线,义愤填膺。

     “或许...教皇以为自己把他的能力剥离的很彻底吧...”想起那个几百岁的老不死,狱魔的牙齿都打着冷战。

     “....你还是这么怕那个老不死。”

     “没和你说这个。”

     狱魔仿佛被触到了逆鳞,手中凝聚出黑色的炎球,炎球在半空中咆哮,掀起地面的碎石,携带着死亡的气息,转瞬即至。

     “轰!”黑炎爆裂,和林涛操控着的车前盖同归于尽。

     “不说了,不说了。”林涛连忙下车,用金属异能操控着车上的金属护住身体。

     “你接不接这个任务!”

     狱魔的前胸起伏不定,正在努力压制怒火。

     “不接。”林涛的表情变得严肃。